跳到主要內容

發表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七月, 2021的文章

思辯,疫情停課後,數位教育何去何從?政府思維該如何改變?

回應,疫情停課後,數位教育何去何從?政府思維該如何改變? 疫情停課,首當其衝是老師,是學生,特別是國小以上階段,有些話該說還是 原文網址: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pcyeh.NTU/posts/6585411554817820 文:前面提到其他國家的教育單位,也沒有自己開發大一統的政府平台給老師用。因為很花錢、而且實務上也很難做,更重要的是與網路時代教學的多元精神是違背的。 其實每個國家,最後會建立自己的系統,教育是人民的權益,教育單位有必要扛起品質的責任,所以建立單一平台,監督品質這件事情在每個國家最終都會發生,也正在發生中! 會有不需要單一平台誤會,主要來自於網路誤區,這其中最大的不同在於,網路內容多樣性,因此才會產生不需要專有平台的誤解。 實際上遠距之後就跟自學體系沒有兩樣,學習內容必須要被檢定且必須要被最小範圍,規範讓學生學習到該年紀應達到之基礎。 最終應該回到檢驗機制,利用檢定,基本能力確認,證照等方式,確保學生的學習有正在走向正軌,並且學習從專業人士身上學習到該有的基本學科內容。 所以,公部門單一平台化,其實有其必要性! 文:但有件事情我認為是迫切該改變的。其他國家的老師,有政府的預算可以讓學校老師覺得好用的網路平台服務。台灣卻是學校、老師什麼買軟體服務的預算都沒有。 所以到頭來,台灣的老師一天到晚只能找網路上免費的服務來用。一旦聽到要收錢了,大家就人心惶惶。 個人觀點並不是軟體收費問題,也不是硬體問題, 根本問題是老師收入太少! 以主計處提供資訊,可查到教育者平均薪資為 27000 - 35000 月薪 就這樣的薪資水準來說,扣除房租,生活開銷,大概就僅能支持溫飽,政府對於停課之後並沒有提供實質補助給予教師添購硬體,軟體,僅只有讓老師使用現有資源進行所謂『遠距課程』 當然一堆荒腔走板的課程都逐漸浮上台面,更不用說買軟體,額外花費時間學習軟體使用,額外學習影片剪輯等 … 而這些是老人不懂,年輕人才有辦法快速站上的舞台,但很可惜,薪資高的在教師界就是老人居多,年輕人基本上就是拿到這樣的平均薪資,能做不多,多做又無法,陷入兩難局面。 這才導致免費平台是唯一出口,只有免費才能讓老師安心使用,一旦持續訂閱持續花費,一個月 300 - 600, 一年下來也是個可觀的數字,對於一個月只有兩三萬的老師來說。 問題在哪裡 說穿了,整個停課機